我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很特別,是與眾不同的,
當然要把這歸到我的生長背景上,
林懷民說年輕的流浪是一生的養分時,
我不知道我旅行了那麼多次算不算是流浪,
甚至說、我不知道我算不算去旅行。

人家說,愛貓的人不務實、又感性過了頭,比起愛狗的人,一點都沒有
現實感的夢幻過了頭。我承認有時候我的確是活在自己現實和夢境完全 重疊
的城市裡,就像現在我的貓站在鍵盤上幫我按出一個又一個不如我 所想的符
號代表它的語言,想在我的文章裡留下它的「足跡」般,和這 世界上所運轉
的事情不太搭嘎。

第27次,我踏出國門的次數是第27次,和我生日同樣的次數,該去哪好?
走上旅途已經變成我生活中的習慣,一次又一次的在寒暑假逐次增加、 有時蹺
課也來上那麼一段的習慣,大學畢業了,人生該何去何從還是未知,不如就去個
夢幻一點的地方吧。有兩個西方的背包客從加得滿都出發,一路從尼泊爾翻山越
嶺,當看到了犛牛群和牧人帳篷的那一刻都十分開心。牧人看到兩位背包客時,
熱情的招待他們入帳喝茶,有熱呼的茶能喝,兩人當然欣喜,不過接過茶之後,
喝下的那一瞬間,又油又腥的味道讓他們直呼:「Tea bad! Tea bad!」之後,這
個喝酥油茶的藏族居住區,就被叫做Tibet.

決定就去西藏,那個最靠近天堂的地方。

搭機去香港,入境從廣州再搭內陸班機飛蘭州,在去長春的那次試過一次時,
對於這樣的模式已熟悉,不再新鮮有趣,香港機場也變得一點都沒有照相的欲 望,
看著同團的大家興高采烈,有點像是老芋仔看小孩般淡漠,好久沒跟團的自己,
對於這種一路集合上飛機的束縛感讓前晚幾乎沒睡的我消磨掉僅存的耐 心,不時想
要脫隊而行,這在一路的旅程中時常出現,還好大學生團大家的自主性高,也好溝通,
讓後邊好多了。



在西寧僅待上不到一天時間,主要是適應氣候、高度,及準備上火車。
唯一去的景點只有塔爾寺。

塔爾寺
又叫做塔兒寺,初建於明嘉靖三十九年 (公元1560年),是主要殿堂大金瓦寺內為了
紀念黃教創始人宗喀巴所建的銀塔,藏語稱為袞本賢巴林,意思是十萬獅子吼佛像的彌勒寺。 其中酥油花雕塑是大家最為驚嘆的,
僧侶每年會分為兩組閉關,比賽酥油花塑。 做法是要先將手泡在零下約20度
的低溫中,避免手的溫度碰到酥油後馬上就融化,之後只用指甲和手,不用任何
的工具開始雕塑酥油花,直到元月十五時兩 組人馬的酥油花塑就會拿出來評分,
把冠軍拿來獻給佛祖,另外一組也別哭, 反正會得到亞軍的。
拉薩

愛出走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